直接觀看文章

大人的世界壞掉了,我們正在努力修好它

2014/03/21

我沒有小孩。
但如果我在小皓小妍身邊,我也要跟他們說:

這不是亂,這不可怕。
這只是大人的世界壞掉了,我們正在努力修好它。
有很多人都在努力的修好它!

你們還很小,我們很愛你,我們想給你們一個很好的未來。
就像之前的大人們為現在的我們努力的一樣。

但前面的大人太愛我們了~自己吃了苦不希望我們也辛苦
於是我們都只有好好讀書好好讀書
好好抓鐵飯碗,然後最好是公職,最好就是生活無虞

不是不想要生活順遂
只是我知道順遂不會憑空掉下來

不是不想要生活平靜
只是沉默是更可怕的姑息

.

.

fea@Jp 365+
有想飛回台灣的衝動,這時候竟然在日本加啥鬼班…
(雖然如此還是加完鬼班後回家在網路爬文聽新聞…超想哭的阿…)

20140318給媽媽的一封信

是的,沒用也要表達我的聲音

「他甚至對自己的政治無知引以為傲,挺起胸膛,高聲說自己討厭政治。」

這才叫做學運

雨中,春雷就該響了

〈我現在沒有地址了〉 鴻鴻

我現在沒有地址了
我要去街角戰鬥
那從未被雪覆蓋的街道
現在給履帶的壓痕佔領了
我只有一枝曾經想給你,而已枯萎的花兒
背在背後
我要去街角戰鬥

我現在沒有地址了
每一個白晝都是夜晚
每一個夜晚都是遠方
我會在超商的倉庫、劇院的樂池、報紙的
分類廣告裡
書寫戰帖和情報,袖口沾滿
熟睡的口水和螞蟻

我要在推土機前倒立
我要在屠宰場外唱歌
我要到海關奪取護照和各種錢幣
發給那些不認識杜甫、沒聽過韋瓦第
生命裡只有地震和秋天的人
我要給遍體鱗傷的小孩一隻流浪狗
我會打扮成花樣少女去安慰那些失智老人
我會穿披風站上屋頂帶來空幻的希望

寫信給我就寄到任何一間麥當勞
我將會去行搶
寄到任何一間銀行
我會去用它點燃引信
也許我會藏身舊情人的
樓梯間,聽著叉匙叮噹
也許我會穿過玻璃,請冷漠有禮的年輕人
幫我修理眼鏡
但我沒有地址了
寫上你自己的吧
也許我正在你眼中讀著這句詩行

*1944年,法國作家安德烈‧馬侯(André Malraux)離開避居德國佔領軍的城堡,
前往加入地下反抗運動。

朋友接到他的信,上面只提到:我現在沒有地址了…。

【媽媽請不要擔心】 0321凌晨零點二十三分
arah Lo

主播,請你跟我媽說: 
媽媽請不要擔心
過了今晚我就會回去
媽媽請不要擔心
我們跟警察都算和氣

雖然人家說我們是違法佔據

前天我提著吉他想走進去
警察說「不行,吉他裝了鋼絃,這裡不能帶武器」
我背著烏克麗麗想走進去(它是尼龍絃總行了吧?)
警察說「不行,烏克麗麗的旋鈕是金屬的,這裡不能帶武器」
我什麼都沒帶的想走進去
警察說「不行,你的頭腦太銳利,你的腦子就是武器」

我問:「為什麼那些大人平常可以進去?」
警察說:「因為那些在這裡上班的大人,頭裡都沒有裝東西」

但我不信
因為我知道
他們頭裡裝的是貪婪
他們頭裡裝的是權力
他們頭裡裝的是利益
這些才是最醜陋的武器

所以
我翻了牆爬過去
(請跟我媽說不要擔心)
我抬了椅子撞進去
(請跟我媽說不要擔心)
我舖了雨衣躺下去
(請跟我媽說不要擔心)

如果今晚他們把我抬了出去
送進了警局
主播,請你跟我媽說
媽媽請不要擔心
就像妳曾經保護我一樣 
我會保護自己

等天亮了
等天真的亮了
我就會回家看妳

.

fea@ Jp365+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