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再見,孤獨的美好

2016/10/08

回到台灣兩個月了。
有時候仍會發點楞,確認一下自己在哪裡。


*感謝新公司老闆,我不需要擔心給不給放假的,得已參加期盼已久的台灣創意週研討會
(老闆說,去研討會等同上班。)
看了好多個讓人熱淚盈框的案子。

最意外莫過於自己竟然拉了一個月肚子,雖然不是上吐下洩很嚴重的那種,
但明明就幾乎是吃家裡呀。


*我媽超厲害啥麵包都會做,吃這麼高檔的自家料理也是莫名水土不服一個月

在這一個月內,眼睛老毛病復發,皮膚老毛病復發,
覺得街上好吵,覺得電視好吵,
節目好像話不講大聲沒人聽,話不講重沒人理….

我很懷念日本的電視新聞,或節目。
每天早上15分鐘NHK連續劇輕鬆無負擔;
新聞很冷靜,談話性節目很有收穫,國際議題分析深入淺出。
看電視不僅學日文練語感,也多了些常識。


*脫歐那時候的談論節目,那些小道具怎麼可以這麼精緻!!

我沒有停止懷念日本的四季日本的空氣日本的街道。
但在我決定的當下,我就已經知道這個未來。
我也知道我日本美好的背面是什麼。

如果問我為什麼要回來,以後還會不會再過去。
真的答不上來。
就像當初我也不知道我會一去日本就待了快四年。
然後轉眼,在朋友都認為我大概不回台灣的時候,我回來了。


*在日本的最後一個夏日街角

迅速的處理了借書證。
家裡旁邊就有一間圖書分館,要看什麼書借閱一下超方便。

近四年來搬了四次家,跨海的就兩次了,我覺得有必要精簡我的「身外之物」。
(書真是重得我哀哀叫)
很喜歡看書,但在日本我沒時間也無法大量閱讀。
雖然這很像藉口,唉,但我真的連看一本文庫本都可以看好幾個月。


*瘋狂借書瘋狂看,要補回四年份的閱讀

幸運的是或許是找工作還算順利,意外進了一家日商在台灣新創的子公司,
在我擔心日文能力會不會與日退化的時候,暫時不用擔心了。

這間公司講日語的機會比我在日本的公司時還要多。
不過我也知道初創時期會是怎麼一回事。
感謝我雜學般的經歷,似乎啥狀況都可以應付,累也是預期內,不太訝異。
(但真的累到秒睡)

日本人上司都是外派的,相處起來跟日本當地的日本人上司很不一樣。

上司會分享假日帶家人小孩去台中棒球場看棒球賽。
我雖然接不上棒球的話題,有點開心有一位重視家人的上司。

在我待在日本的印象裡,日本人像是幾乎都在工作,好像都只留少少的時間給家人。
像是殉道者般走入工作。

我知道有時候生活像一場硬仗…只是我不喜歡這樣。


*感謝四年日本生活,是一種孤獨的美好。

我感謝。
最後與S桑的聚餐聊天,彷彿是一種成長。

我滔滔不絕的分享完今年一週的西班牙旅程,我講著跟京都女將的告別,提到
女將說我結婚時一定要通知她,不論在哪裡她都會飛來參加。

何豈有幸。

「妳結婚的時候也記得要通知一下喔。」

我眼睛一亮。
「真的嗎?妳會來參加嗎?真的嗎?(妳知道我就等妳這句嗎?)
「我告訴妳喔~我真的可以排一桌日本友人桌了喔!」
「我可以把妳安排在那裡。(講得好像快結婚一樣,大笑)

我還沒說的是,我會放上我最好的朋友跟妳聊天。
(暗樁都佈好了)
讓他們跟妳聊他們眼中的我。
我一定會被爆很多白痴的料,但沒關係,沒關係,就這樣也沒關係。

「不會去啦,但妳要跟我說阿。」
「ㄏㄚˊ…那有講跟沒講有差嗎…」

妳笑笑,說
「我覺得結婚呢,是那個,的確是人生最開心的時候,就像是那個"錦",」
「我覺得沒必要去增加那個"錦",不是很必要,那天已經是妳最漂亮的時候了。」
「但我喜歡妳跟我分享日本姑姑那個故事,就是姑姑的小孩帶著他小孩回來找她。」
「妳可以跟妳先生來日本找我。如果有小朋友帶著來當然更好。」

雖然,我是懂得的,是懂得的,也不太意外的。
雖然,是有點點點小失落的,妳知道要找一桌日本人哪有那~麼~容易阿XDDD
(有人還沒結婚就先把賓客排好了嗎?)
(笑)真的?!我如果以後帶我先生來日本妳會見我囉?真的吼?說好了喔~」

這四年也算是圓了一個願望。
接下來的未來,不管是怎樣,也有勇氣繼續往前吧。


*櫻花掰掰…四年的偽在地人近距離獨享,覺得無遺憾

.
..
回來了。然後,
回來面對/回來衝撞/回來繼續逃避?

回來面對愛與冷漠,面對看開與看不開,面對放下與放不下。
面對自己不屑上一代紛爭的同時,自己也墜入相同的深淵,

面對眼睜睜看著自己不想成為那樣的人,卻在無數的夜晚驚醒;
面對某個驀然回首的自己,在夢與現實的岔路口掙扎。

害怕有一天,被憤怒吞噬的自己失落了最真誠的微笑。
因為我也知道一旦選擇了某個方向,自己的義無反顧,會像刺蝟一樣卷縮起來。

讓所有人都受傷。

 

我知道有些答案,半輩子的,一輩子的。
剛好的,遲來的。
都有。

.

 

.

fea@也曾經有人說過這麼執著某個答案的我,就像殉道者一樣。

廣告

コーヒー担当

2016/08/03

台湾へ戻ってきたあと、意外に毎日父が朝のコーヒーを作って、
母と一緒に朝ご飯を食べてる事を知りました。
(ふわふわの泡立ったミルクを、コーヒーにゆっくりと注いでできあがり。)

めちゃくちゃ幸せな生活じゃない!

この1週間もお蔭様で、朝にコーヒーを頂いています。

今朝英語の授業があるので、ちょっと早めに起きて、
トーストが出来上がった時…

私:コーヒー担当まだ起きてないの?
(全然親孝行しなかった…)

母:いいえ、コーヒー担当は今トイレにいる…
(私も不良主婦になった…6時からコーヒーを待っている)

pig_jp

 

Fea @ Tw

咖啡起床沒

2016/08/03

pig_ch

 

fea@ TW

伊根

2016/05/07
tags: ,

伊根,一個寧靜的漁港。

IMG_7523
但真的遠到我快昏倒了,哈,但就為了這船屋的風景,是值得的。

20160507_600

去了兩次,所以覺得最順的路是
搜尋大阪-福知山的班次(比搜尋大阪-天橋立的方案來得好),看自己的時間,
然後在福知山轉丹後鐵路時(出不出站都沒關係,站外車內都可以買這張票)
買依根一日PASS(¥1,600)
這PASS可包含福知山-天橋立的普通車來回車票
(¥770 x 2,如果是特急就要加買特急劵)
以及天橋立-依根的公車無限次搭乘(基本上也就是來回,¥400 x 2)
還有包含依根遊覽船(¥680)

第二次去公車司機很貼心的問是不是要搭船,回答是之後,他竟然幫我們聯絡遊覽船,
說自己這班公車大約幾點到達可否請他們等等兩位乘客…

IMG_7891

超感謝這貼心的舉動,雖然下一班船也不過是30分鐘後,但這30分鐘真的幫了很大的忙。
繞一圈回來後,就抓了一台免費腳踏車開始慢遊依根吧。

20160507JPG1-001

路上很少看到人,這裡是個觀光客進來,也不太會喧賓奪主的地方。
過客請尊重當地的主人。
輕悄悄的來訪,輕悄悄的離開。

20160507JPG2

IMG_7942_w3000

吃冰淇淋時竟然會被鳶攻擊也真是…

20160507JPG3

第2次記得帶上阿楞了,偶爾會忘記把它拎出來。

20160604 ine JPG

其實我很怕水XDDD(不會游泳阿阿阿)
想拍輕鬆自在的坐在岸邊,結果死命抓著欄杆也太好笑

IMG_7971

IMG_7967-001

IMG_7648

.

想起蘭嶼,想起鹿港。
都近海,都有種相似與不相似。

在2016的生日,給自己的小旅行,並認真挑戰接下來人生的旅行。

———————-只是———————-

最近有點迷惘了。
迷惘著,有時候不想成為自己討厭的那種人,卻不知不覺走上那條路
譬如說,期許自己堅強與獨立,但卻疏於與家人與朋友的聯繫,流於冷漠;
譬如說,期許自己面對與原諒與放下,
但正面能量來源不穩定(笑),於是深陷在負面情緒的流沙裡上上下下的。
(下圖好應景)

IMG_8079

雖然說所有一切都會是未來的養分,就像雨季的紫陽花,
雨水的多少,影響了土壤酸鹼值的多寡,帶來不同風貌的色彩。

.

.

fea@JP 1095+ 怎樣都要爬出來

遇到妳了

2016/03/20
tags:

三月18日午夜的飛機,我飛向西班牙。

該怎麼下筆記錄這趟第一次的歐洲之旅,我也好猶豫。
很想很想像2008年日本七天旅那樣,每一天鉅細靡遺的記錄/畫下來。

因為有很多很有趣的事。(也很白痴就是了)

但,我想換個方式,跳躍一點的。

沒有特定時間軸,我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所以我想先寫

一位西班牙的阿嬤。
只有見了她那麼一次,我的嬰兒西文程度真的無法對話。
很努力很努力的聽,真的只有很少很少的關鍵字,然後,
這個阿嬤講了類似您講過的話,讓我好想擁抱她。

——2016.03.20

IMG_6215

18日飛機19日下午到,Check in後去吃個晚餐就早早休息。
20日其實沒有安排行程,想說先熟悉一下交通工具。

IMG_5580

昨天晚餐在店家點了西班牙同事推薦的Sangria,覺得頭在暈,不敢喝太多。
(也可能是飲料一上來我就空腹狀態猛喝好幾口)

sangria

我好煩,我出發前食物做的功課太少,雖然爬了幾篇部落格,
但我不想花時間在找路。
(然後地下鐵站名都隨心情記,很糟糕,哈)

去了波可利亞市場(Mercado de La Boqueria)竟然星期日休市!
隨意在街上亂逛,幸運遇到巨人偶遊行(Gigantes y Cabezudos)

Gigantes y Cabezudos01

被灑了滿頭紙花也開心。

Gigantes y Cabezudos02

回旅館把外套加上內裡再出來覓食。(被太陽騙了)
隨便街上走,想吃飯,但海鮮飯看起來好大盤,怕一個人吃不完一直不敢點。

所以看到某家店的menu上面照片有個飯,駐足研究好久。
(我不想吃咖哩…)

店員來來回回,似乎看出我的窘境,進去拿了英文menu給我。
用破英文交涉好像也沒差多少,好吧,就賭它了。

CafeandTapas

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米飯是長米,
叉子一撈米粒一顆一顆,粒粒分明的滑落也是讓人非常驚奇。(XD)
不難吃但沒有打算吃第二遍。

然後這時有個阿嬤從餐廳內區走出來,
她慢慢來來回回,後來坐到我左手邊的空位。
我以為她在等人,並不以為意。

包包在右手邊,所以只稍微留意一下也不多介意。
(畢竟朋友耳提面命太多了,害我好緊繃)

我微笑對她說聲:「¡Hola」
阿嬤竟然跟我交談起來了。

窘得我連忙說我不會說西文。
但阿嬤似乎也不太會英文,所以只好筆談。
就簡單的說我從哪裡來等等等,台灣大多不被知道,就先畫了歐亞地圖,標上中國、日本再來就是台灣。

阿嬤會用西文跟店員交談,感覺很像是要麻煩幫忙翻譯一下XD
但店員應該也很忙,所以有空的時候會笑著過來看一下,然後又走了
(喂喂喂好歹翻一下英文再走阿)

一度太認真畫圖了,還被阿嬤催促趕快吃東西阿不要顧寫。
然後我也猶豫說我該不該邀她一起吃還怎樣的,阿哈哈哈。
(阿嬤妳等的朋友還不來嘛XD)

手機記得以前裝了語音翻譯軟體,但打開變google讓我好煩XD

後來我找話題,問阿嬤說,妳喜歡什麼西班牙料理?
結果讓阿嬤非把店員找來翻譯不可
(對不起阿阿,我不是要給你們增加工作量的T_T)

我稍掩著面不好意思的說
「just talk..just ask her what food she likes…」
店員劈哩啪啦的跟阿嬤講了一串西文…

阿嬤說,西班牙料理很多很多阿,講也講不完,
有OOO有OOO有OOO…..
都很好吃喔

嗯嗯我了解我了解,聊聊而已不用太認真嘛~
然後阿嬤還教我數西文的1~10

cero, uno, dos, tres, cuatro, cinco, seis, siete, ocho, nueve, diez…

就像小朋友一樣,我跟她就練習了幾次1~10這樣。

後來我準備結帳,阿嬤一直在跟我說話,但我真的聽不懂阿阿阿~~
阿嬤好像要跟我約明天見,因為我唯一聽懂的關鍵字只有明天(mañana)

跟店員求救
「Can you tell me what she said?」

店員突然拿了一張紙,寫了東西,我想說寫西文我也看不懂阿…
然後,紙條上是一串號碼。

「Call me」店員手比了電話的動作,靠近耳邊。

?!?!說好的翻譯呢?!?!

他說他想請我喝一杯啤酒,因為他覺得我很好,還開玩笑說其實她是他阿嬤。

「Really?!?!」
「Nonono…just a joke.」

搞得另一位男店員也加入翻譯的行列(你們在翻誰的我沒聽懂!)
說什麼,因為他工作到午夜1點,如果你願意等他到工作結束,他想請妳喝杯啤酒。

午夜1點?
我沒有很想在午夜的巴塞隆納街頭亂晃,而且還是在我不熟的地方。

我說,抱歉我明天得早起,因為我明天9點要去聖家堂。
(其實是奎爾公園,但沒差,就是有事的意思)

我在餐巾紙上給了我的email,畫了個很抱歉的大頭像。

但他們似乎很想表達,聖家堂隨時去都可以,但約可不是天天有。
(但敝人在下我在日本已付錢預約好了時間,我爬不起來我會嘔死)

結果阿嬤一臉不知道該說是擔心還是什麼的樣子
一直講西文,我一直笑著看著她,
但一串西文下來抓的關鍵字只有「No sé?」(聽不懂嗎?)

「Si…sorry…no sé…」(對,抱歉,聽不懂…)

我說,一起拍個照好嗎?

spaingrandma

阿嬤似乎不習慣看鏡頭,拍好幾次才對鏡頭笑了。
她用英文說我Beautiful,指指我的臉跟下巴的弧線,
又指指自己的臉、額頭、嘴角、臉龐
好像是說我都是滿臉皺紋的阿嬤了

我看著西班牙阿嬤說:
「Nonono…you are very beautiful!」

很久很久以前妳也說過
「阿跟老灰仔做伙攝相沒意思阿,我臉攏撩撩阿~妳少年面都袂撩~」
我都說,哪有哪有,妳看我這裡這裡這裡嘛有撩XD

「三八!」
我笑。
也還記得您說過
「我攏不愛照鏡,嘸照鏡嘛當做自己阿夠18歲同款~」 
您的笑聲彷彿還在耳邊

店員終於幫我翻譯了,雖然很短。
「She said you are a good girl…」

我對阿嬤說:「Gracias!(謝謝!)
(腦內內建單字真的沒有很多)
學西班牙人在臉頰旁親吻兩次跟阿嬤道別,我也結完帳要離開。

店員又問,「所以你會等我到1點嗎?」
我以為這話題已經結束。

「今天不行,如果是星期二的話就可以。」
「星期二我不行。因為星期一我休假。」

白眼,那可以約星期一吃早餐嗎?!(誤)

我笑了笑,那可真遺憾。那就掰啦。

.
「I’m so Sorry~Adiós~」

.

.

.

fea@ Barcelona | Spain . March 2016

里帰り

2016/03/05
tags:

ちょっと用事があったので、先週木曜日の夜に夜行バスで東京へ行きました。
土曜日の夜に、同じく夜行バスで大阪に戻ってきました。

東京駅(の中)で、この写真を撮りました。
カードの里帰りと思われませんか?

IMG_6169

稍微有點事,所以上週四晚上搭了夜巴去了東京。
星期六晚上的夜巴回到大阪。

在東京車站裡拍了這張照片。

覺不覺得是卡片回娘家呢?

.
.
.
fea@可以鼓起勇氣相信著自己的心,不需理會世俗的規矩嗎?

料亭打工的二三事(二)

2016/02/13
tags:

有時候在等待客人來之前,或者是最後剩下少數客人,吧台的座位沒人的話,就會有些小空檔,

這時候我很喜歡看大將跟料理長在準備東西。

某次就看到生的海參…
在臺灣都是看到乾燥的,然後…原來生的海參那麼醜…0_0(我無意冒犯)
還有一道涼拌的東西叫做「このわた和え(KO NO WA TA A E)」,是用鹽去醃海參的腸子…
海參有腸子!!!(→簡直就是鄉巴佬來著,先結束自己的鬧劇好惹…)

或者是大將在片魚,漂亮的分離魚肉跟骨頭,
俐落的分離魚皮跟魚肉等等。

也真的都是難得的機會。

有一天,料理長突然問我:
「徐桑,妳會寫『鼈』的漢字嗎?」

突然被這麼一問,馬上拿出紙筆來,寫了『敝』之後,
「糟糕,剩下的忘記了」

女將因為一直在旁邊看著,說:「但是徐桑寫了一半唷~」

我一邊碎碎念:「怪了,『龜』還記得,怎麼『鼈』給忘記了呢」

雖然不常用,但忘記了很不好意思。

fea_kanji

fea@JP1095